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20-11-19 20:34

在月内第二次开展大额mlf操作之后,17日,央行并未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力度,连续第五日实施流动性净投放。显然,央行希望尽快平息短期货币市场波动,并缓和市场对于货币政策及流动性走向日益谨慎的情绪。主要回购利率涨势放缓,则显示央行的行动正在产生效果。然而,在近期经历多次收紧之后,流动性能否真正恢复以往常态,市场参与者对此似乎缺乏信心。

就当前阶段而言,年底流动性通常易发波动,央行流动性维稳压力较大,如果调控不及时不充分,则资金面可能再现短时紧张。市场人士指出,下半年以来,诸如财税缴款、监管考核、转债发行等常规的季节性、事件性因素对流动性的影响程度不断加深,因此,即便是单纯的月末效应,已变得不容小觑,更何况靠近年末,一些机构提前筹划年底流动性安排,有可能进一步放大季节性、事件性因素的影响。

不过,流动性趋势性收紧的转折点还没有出现。现阶段防风险、去杠杆、稳汇率的政策导向不支持流动性走向泛滥,但维护合理适度的流动性仍有必要,央行流动性调控的取向没有根本变化,未来资金面波动或许难免,但“钱紧”难成“钱荒”,过度的货币市场波动必然会引来干预。

分析人士指出,外汇占款下降及机构资产配置,导致银行体系超储率逐渐下滑,流动性总量出现边际萎缩,内在稳定性下降;央行依靠投放“短钱”和“贵钱”弥补流动性供给缺口,则对资金利率形成向上推动。在总量宽松政策被“雪藏”之后,央行对于价格调控的态度也出现微妙,又引起了市场对货币政策及流动性收紧的警惕。与今年上半年相比,当前无论是从总量规模、利率水平,还是稳定性、市场情绪等角度看,货币市场流动性确有所变化,而且呈现出边际收紧的变化。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总之,面对跨境资本流动、季节性因素及市场预期变化等多种因素叠加造成复杂局面,市场机构应理性看待和主动适应流动性的边际变化,进一步加强流动性管理,提前防范可能出现的波动,但也无需过度悲观。

今年外汇占款延续下滑态势,特别是7月以来,外汇占款降幅扩大,“收”的压力有所加大。而央行始终回避降准,虽然“放”的力道未见显著变化,但方式和节奏均有调整,对流动性状况及市场预期均造成一定影响。

分析人士指出,低超储率埋下的流动性波动隐患并未得到根除,当前依靠央行投放“短钱”和“贵钱”维系的供求弱均衡格局,很容易受到冲击,跨境资本流动、季节性因素及货币政策预期变化等都可能成为未来流动性再度收紧的导火索。年底阶段资金面仍易紧难松,不过,央行维稳立场未变,“钱紧”难成“钱荒”,市场机构应理性看待和主动适应流动性的边际变化。

往后看,外汇占款下降趋势难改,货币政策回归实质稳健更趋明确,未来流动性“收”的压力难减,“放”的不确定性却在上升,流动性已难以恢复去年第二、三季度流动性极充裕或今年上半年流动性极稳定的状态。考虑到已然偏低的银行体系超储率,当前依靠央行投放“短钱”和“贵钱”维系的供求弱均衡格局,很容易受到冲击,跨境资本流动、季节性因素及货币政策预期变化等都可能成为未来流动性再度收紧的导火索。

剔除季节性、事件性因素,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主要受外汇占款余额变化及央行流动性操作的影响。一方面,国内外汇供求关系的逆转,造成外汇占款持续下降,本币流动性面临被动紧缩压力;另一方面,央行则通过货币政策操作,释放流动性,弥补外汇占款萎缩造成的缺口。这一“收”一“放”两种力量,共同决定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也是流动性波动的重要源泉。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