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从来都很节俭

2021-04-25 17:06

不过,周经发一家现还住单位分的一套62平米老房子。家里一切家具都与客厅那部已变黑老电风扇格调形成统一,两间小小卧室里只有布衣柜。家里最值钱东西,就是两三年前新买的一台电脑,周经发已使用5年的银色手机,外壳全部磨损。

“在老周的告别仪式上,来给我们领路的是他的同宗兄弟,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是原龙楼铜鼓岭护林站站长,曾因海棠林被毁开荒,没有尽到看守职务,而成为犯罪嫌疑人,该案正是我们反渎局办理的。”周经发的好友兼战友、反渎职侵权局局长许环谋在当日座谈会上介绍说,该案从接到群众举报到办结的整整半年时间里,老周都没有给他透漏过这个人是亲戚,也没有向他求过情。“这个亲戚后来告诉我,当时他曾打电话向周经发求助过,他只是说‘按程序办,你要相信法律’。”

整理周经发生前的衣物时,周经发妻子禁不住泪如泉涌,“老周从来都很节俭,舍不得给自己添置新衣,有时候衣服破了洞,还让我帮他补补。”在他衣柜里,除了检察制服,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件短衫、衬衣,好几件领口都已经泛白。“以前曾经怪他窝囊,现在慢慢地也理解他,理解他的工作性质。”妻子双眼无神,几度哽咽。

许环谋继续回忆说,“老周当法纪科科长(现更名为反渎职侵权局)时,曾立案侦查了龙某徇私舞弊刑事案件。这个龙某是原文昌市公安局东郊派出所所长,老周来检察院前的12年里都在这个派出所工作,龙某跟他是老相识,两家关系也很好。虽然老周立这个案的时候非常惋惜难过,但最终也没有因为情面而徇私。”

周经发儿子周小亮在写《忆我的父亲周经发》时这样写道:“父亲的‘窝囊’在检察大院里是出了名的。他曾经在农机局、公安局等部门任过职,也曾经是文昌市检察院最年轻的科长。”

日积月累的超负荷工作,最终积劳成疾。关兴说“周科长有心脏病,还曾经胃出血”,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他对工作的热情,更没有阻止他那颗为群众服务的心,他把检察工作比作他身体中流淌的血液,生命不息,工作不止。与其一起工作的干警回忆说:“在下乡调查期间,他多次因过度劳累而心脏负荷过重,好几次因疼痛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一会,就这样还是坚持下乡逐户调查。”

2002年,周小亮大学毕业,暂时没工作,周经发妻子总是对说:“想想办法,找找熟人,帮儿子找份稳定的工作”。但周经发总是回应说,儿子是个大学生,应该相信他有能力找到合适的工作。

9月2日下午,海南省检察院会议室围坐中央驻琼及本岛媒体记者,听取文昌市检察院和省检察院有关人员讲述用生命谱写忠诚的四级高级检察官周经发同志的不平凡事迹。当日,海南省检察院检察长贾志鸿号召全省检察干部向周经发同志学习,要求把学习周经发同志先进事迹作为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重要内容。

贾志鸿在当日座谈会上表示,周经发同志是新时期共产党员的优秀代表,是践行群众路线、将“为民、务实、清廉”集于一身的好榜样,是发生在我们身边实实在在的先进典型。他的事迹感人,突出体现在:一是平凡之中,彰显伟大。二是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三是情系百姓,一心为民。四是淡泊名利,清廉如水。周经发同志短暂的一生,体现了新时期基层检察人员恪尽职守、乐于奉献的时代精神和人生追求,展示了人民检察官为检察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崇高精神和博大胸怀。

据了解,自2010年周经发担任民事行政科科长以来,他通过各类措施挽回国家资产约3.44亿元。

贾志鸿强调,周经发同志用生命铸就了一名共产党员、人民检察官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对宪法和法律的无限忠诚,为检察干部树立了光辉榜样。省院党组已研究决定,在全省检察机关开展学习周经发同志先进事迹的活动,将于9月3日发出开展学习活动的决定,在全省检察机关掀起学习周经发同志先进事迹、弘扬周经发同志崇高精神的热潮,进一步号召全省检察人员深入学习周经发同志恪尽职守、公正执法的崇高品质,学习他心系百姓、亲民爱民的公仆情怀,学习他埋头苦干、忘我奉献的拼搏精神,学习他清正廉洁、严于自律的高尚情操。(完)

周经发,男,1957年7月,中共党员,海南省文昌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科科长,四级高级检察官。他来自农民家庭,在政法机关工作32年,当了20年检察干警,先后在文昌市检察院担任过公诉科科长、法纪检察科科长、民事行政检察科科长。20年来,他始终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秉公执法,清正廉洁,用自己的行为铸造了人民检察官的良好形象。曾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民事督促起诉工作先进个人,今年8月23日,海南省检察院追记周经发同志个人二等功。

提起周经发,文昌市检察院原检察长李伟军充满了愧疚。“老周实际上是累死的。每想到这些,我就心痛,我是应该多给他安排个帮手,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伟军说,因为院里人手紧缺,周经发的民事行政科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干,这两年才把公益岗的关兴调去帮他,但对于工作,周经发还是一样亲力亲为,带着他跑上跑下。

文昌市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符传芳是周经发当公诉科长时的下属,他说:“老周虽然是公诉科科长,但他处处为科室同志着想,不怕辛苦,那些难办的案子他从来不往外推,作为科长,他干的活却是最累的”。他记起在办理一起强奸案件中的情形。“当事人是他的老乡,也是时任文昌市检察长的老乡,又是当时一位“红顶商人”的儿子。此人四处活动,企图通过各种渠道将此案摆平,并多次给周经发送礼,但都被老周拒之门外。此案后来判决,被告人获刑10年,这个强奸案在当时判得最重。为此周经发收到了多封恐吓信,大家都有些担心,但老周却很淡然地说‘我为老百姓办事,依法办事,问心无愧,没什么好怕的。’”

据周经发的妻子回忆,去世前的那天晚上,他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要他吃点夜宵再休息,他却说:“明天还要出差,得早点睡……”,可这一句话竟然成了他最后的遗言。他去世后,院里的其他干警看着他电脑上那份刚写成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检察建议》,不禁泪如雨下。

周小亮回忆说,在外人看来,父亲的工作都是有权有位的部门。然而,父亲手上虽然有权,但却从未利用过手中的“权”,偶而有一些人通过关系找上门来,提一些烟酒、土特产登门拜访,都悉数被拒之门外。

“2013年6月18日早上6点左右,周小亮用父亲的手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告诉我,他父亲于早上3点左右突然去世。当时我怎么都无法相信,头一天下午下班前还在与我商讨湖山水库问题解决对策。那天下午,他告诉我,已经和相关部门沟通好,要尽快采取措施,解决锦山、铺前等多个乡镇的群众的用水安全。”